我国管理制度松懈 售买渠道半公开存在

  6月5日上午10时许,江西省九江市庐山区公安分局办公楼,一名吸毒男子在慌忙逃跑中持枪拒捕,两分钟后被民警擒获。

  当地警方告诉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,该男子所持手枪为仿64式手枪,与正规64式手枪杀伤力类同,被缴获时枪内仍有4颗已经上膛的子弹。目前,警方正全力追查来源。

  本刊记者随后调查发现,许多真假难辨的售买渠道正以几乎半公开的形式存在着。

  6月9日晚22时14分,在网上众多“销售”的信息中,本刊记者随意选取了一个尾号为0188的手机号,询问能否购买到双筒猎枪。

  一名操着不流利普通话的男子爽快地告诉记者,双筒猎枪3800多元一支,配200发子弹,枪油、枪套等一应俱全,可以现场验枪。在记者进一步询问后,该男子开始显得不耐烦,草草结束了通话。

  类似信息最多时在网上数以万计。不仅涉危信息屡禁难绝,现实中因公务用枪管理使用不善导致的悲剧也时有发生。近日引起舆论轰动的湖南永州零陵区法院枪案,再度暴露出管理漏洞。公众疑问重启:如何管好枪?如何管好持枪者?

  在逐渐被媒体复原的零陵法院枪案始末中,不难发现,当事人朱军曾在持枪者和普通工作人员之间多次转换角色。他曾由普通的邮件转运工变为武装押运人员,之后暂时离开,调到办公室开起了行政车,不久又调回到了经警队重操旧业。至今还没有任何报道证实,他在每次接触前曾接受过足够时间、足够专业的正规培训。

  恰恰相反的是,媒体披露朱军在案发前一个星期进行维护时,还曾问道:第一个弹夹用完了,换弹夹,还需要拉枪栓吗?如果这一细节属实,那么说明他作为保安队长,居然并不熟悉自己的枪械。

  案发前他的心理和身体状况又如何?已经披露的事实是,他早已知道自己身患癌症,毫无疑问心理和身体状况异于常人。有媒体报道称,他头发几乎掉光,听力严重下降,以此看来,他很有可能无法正常履行职责,明显不适合再从事高危职业。其单位领导也在接受采访时称,早就知道他为人善妒,报复心强,不宜接触,将其调离高危职业是最合适的办法。

  但遗憾的是,朱军仍然管理着数支枪,拥有多发子弹,而且只凭一句“到市局验枪”,就能在相当长时间内自由支配这些武器,直到酿成悲剧。

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线 监督邮件:br>